白沙宋墓

作者:[中国大陆]宿白

编辑:杨乐

ISBN:978-7-108-06019-8

出版日期:2017-11-06

定价:¥98.00

编辑推荐:
  这不仅是一份客观、忠实、完整的考古发掘记录,更以注释的形式提供了大量眼见之物以外的文献和图像史料,通过细致的搜寻、鉴别、筛选、排比,作者将田野考古和文献描述相结合,最大限度地展示了宋代社会生活的原貌,为中国历史考古学开创了物质文化研究的典范。
  1951年,宿白主持河南禹县白沙镇的3座北宋雕砖壁画墓的发掘,并于1957年出版《白沙宋墓》报告。作为1949年后最早出版的考古报告之一,在无例可循的情况下,宿白确立了十分明确的编写体例和标准,严格区分了报告主体和编写者的研究,并在报告中展现出深厚的学养和扎实的文献功底,至今仍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。

内容简介:

  《白沙宋墓》是新中国考古学泰斗宿白先生的成名之作。全面报道了1951年河南禹县白沙镇三座北宋雕砖壁画墓的抢救性发掘过程,详细介绍了这三座墓葬的墓室结构、墓中遗物及墓室装饰(壁画、建筑)情况。尤为难得的是,作者利用大量历史文献、传世绘画以及其他地区的出土文物等材料,在书中做了大量说明性注释,澄清历史背景,比对同类器物,从建筑、绘画、服饰、器用、民情、风俗等方面,多角度再现了宋代的日常生活图景。虽为一部考古报告,实可作为一部内容丰富的历史书来阅读。
  宿白在《白沙宋墓》中严格区分报告主体和编写者的研究,确立了历史时期考古学报告的典范。自1957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至今已整六十年,仍为学界所重。但由于之前印量有限,在市面上已断档很长时间,本次三联再版,作为“宿白集”之一种推出,旨在向世人整体呈现宿白的学术成,可资学术界特别是青年学子参考,亦能满足一般爱好者对于考古发掘的知识需求。

精彩片段:

【“宿白集”书目】
· 《白沙宋墓》
· 《中国石窟寺研究》
· 《藏传佛教寺院考古》
· 《唐宋时期的雕版印刷》
· 《魏晋南北朝唐宋考古文稿辑丛》
· 《宿白未刊讲稿六种》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 刊行



 


作者简介:

  宿白,1922年生,字季庚,辽宁沈阳人。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史学系。1948年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攻读研究生肄业,1951年主持河南禹县白沙水库墓群的发掘,1952年起先后在北京大学历史系和考古系任教。1983年任北京大学考古系主任,兼校学术委员,同年任文化部国家文物委员会委员。1999年其当选中国考古学会荣誉理事长至今。2016年获中国考古学会终身成就奖。
  宿白是中国历史时期考古学的开创者、奠基者和集大成者,不仅个人在石窟寺、佛教建筑、版本目录等方面专有所长,而且自北大历史系考古专业成立(1952)之初便开始执教并全面掌管系内工作,桃李天下,奠定了后段考古的整体格局和方法,在专业领域内享有泰斗声望。他的代表作如《白沙宋墓》《中国石窟寺研究》《藏传佛教寺院考古》等所达到的学术高度和创立的学术范式,至今难以逾越,是相关专业学者和学生的必读经典。

书  评:

写在《宿白集》即将出版之际  (孙机


  北京大学宿白教授从事考古研究和教学工作逾一甲子,著述等身,精深渊博,学界同人,无不钦仰。说宿先生是大师、是泰斗,绝非一句空话。从近日编就的这部《宿白集》看,宿先生的学术成就不啻精金美玉,具有永恒的生命力。他的许多论点都是经典性的、颠扑不破的,是后来者必须钻进去的-扇扇大门,必须攀上去的一道道阶梯。
  根据个人浅薄的理解,《宿白集》中下列四个方面的成就不容忽视。如所周知,我国考古学起步时着重的是史前研究,许多学者都是用人类学的观点来看待考古学,他们认为历史时期的研究工作是历史学家的事,这样就把考古学和我国几千年的文明史拉开了一段距离。而我国历史时期的无数创造发明、工艺技术,曾长期领先世界,它们以实实在在的例证毫无悬念地告诉我们,先民以其一贯的勤劳勇敢、聪明睿智,在历史上留下了无数丰硕的成果。这是使我们坚定文化自信的基石,是点燃爱国主义感情的火种,当然应该重视。但如何将情况说清楚,那就得仰仗历史考古学。宿先生1957年出版的考古报告《白沙宋墓》,是新中国成立后较早问世的考古报告之一。它是通过田野工作,结合文献史料,较大限度地展示当时社会生活真实面貌的力作,是我国历史考古学的开山。这样,考古报告就不单单是记录遗迹遗物的流水账,而是结合文献中的描述,把那个时代给再现了。说到结合文献,这可不是信手拈来的轻松之举,而是要奋力搜寻、鉴别、筛选、排比,将较具参考价值、很有说服力,甚至是完全对口的材料找出来,与实物相结合,使二者相辅相成,相得益彰。经过宿先生的考证,若干过去很少见的器物,就好比是一个生人,一下子将姓名、年龄、籍贯、经历都给弄清楚了,生人就变成熟人了。不结合文献,先讲类型学、层位学是做不到这一步的。《白沙宋墓》在这方面带了一个好头,它奠定了我国历史考古学的基础。这是一方面。
  人类集中居住的区域往往形成城市,古城中的遗迹一般比较密集,有些古城经过多次修建,遗址重叠,考古工作不易开展。宿先生调查了许多古城,长安、洛阳不必说,中等城市如武威、榆林、太原、宣化、青州等,先生也都去踏查过,理清了其城垣、街道、水系及重要建筑物的布局等,丰富了历史地理学的细节,提供了古城址研究的范例。城址附近往往会发现墓葬群,宿先生运用考古学的方法,对自魏晋到隋唐的墓葬做了全面的分区分期研究,又为这一时期墓葬制度演变的状况,勾画出轮廓。这是第二方面。
  宿先生是我国石窟寺考古的前辈。从云冈开始,先生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,东至辽宁义县万佛堂,西至敦煌莫高窟、新疆拜城克孜尔石窟,中原为响堂山石窟、龙门石窟,江南为南京栖霞寺石窟,西南为大理石钟山石窟。先生对这些石窟都做过记录、测绘、摄影和研究。对于我国著名的云冈石窟开凿之年代的序列,先生结合从《永乐大典》残本中找到的极珍罕且不为人悉知的《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》一文,做出了准确的判断。但由于日本学者在20世纪初已开始做过这方面的工作,出版的调查报告达16卷32册,自认为研究云冈的较高水平以他们为代表。宿先生的结论与之相左,他们便按捺不住,进行了激烈地反驳。但在宿先生连续发文阐释后,日本学者长广敏雄终于承认:

地址:中国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100010 | 电话:8610-64001122

Copyright © 2013 SDX Joint Publishing Company.All rights Reserved
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版权所有 | 技术支持:云章科技

ICP备 案 号:京ICP备12011204号-3